首页 > 盟市人才 > 包头市
“爱国情、奋斗者”之吴学恒:让“包钢”精神薪火相传
发布时间:2019-08-01  |   信息来源:  |   字体: 【
 

吴学恒:让包钢精神薪火相传

 

人物简介:吴学恒,男,汉族,1930年10月出生于山西省榆社县,1947年参加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4年6月由山西省政府调来包钢,在包钢矿山公司、五公司、建筑研究院、包建公司、二冶等单位工作,1985年任二冶副经理、巡视员,1993年离休。


“我1930年出生在山西省榆社县泥河掌村,十二岁才到县里高小,后来考到了太行二中,不久就到太行行署参加了工作。”回忆起自己的早年经历,“没有机会好好读书”成为了吴学恒的遗憾。1949年,太原解放以后,太行行署一部分归入山西省,吴学恒便在山西省政府办公厅做秘书工作。

“我记得是1954年,有一天,领导找我谈话,问我是否愿意去苏联学习,我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吴学恒说,当时能社会主义“老大哥”苏联学习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后来自己才知道组织上要在山西省选调一批有文化、政治上可靠的青年人去建设包钢,并且从中筛选一批人去苏联学习。“1954年,我们先在北京进行了俄语培训,在鞍钢实习了一年,当时培训班里有30多人,经过公安部、中央社会部的审查后,能去苏联的只有11人。”留苏期间,吴学恒和“学友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建筑行业的工厂里实习,为的就是学成回国后从事工厂基础设施建设工作。

“1956年我们回国,我被留在冶金部建筑局做技术科长。但我的人事关系早调到包钢了,所以我发自内心想回到包钢。”学成归国后的吴学恒一心想着要把自己学到的东西用到建设第一线上,为包钢的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1957年底,吴学恒终于如愿回到包钢,投入到火热的生产建设中。“刚开始我先到了白云鄂博铁矿,担任了技术科长、工程队队长,着手搞采矿的基础设施建设工作,一年多后我回到了包钢,主要从事基建方面的工作。”时光荏苒,60年过去了,当年踌躇满志的青年如今已是耄耋老人,回忆起往事,吴学恒难掩激动。“几十年来,我们这一代人和包钢一起经历了无数风雨,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坚忍不拔,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包钢精神,正是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下,我们才能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创造了辉煌的业绩。”

1958年,包钢一号高炉的建设正式开始。“包钢是一五时期苏联援助我国的项目之一当时包钢作为现代化的联合企业,它基建的第一个重点项目就是建设一号高炉,计划在第二年国庆节建成投产。”时间紧、任务重、技术设备差,这些都没有难倒包钢人。“基座是一号高炉建设的基础,需要浇灌1700立方米钢筋混凝土混凝土分36层浇灌,每层浇灌时间不得超过90分钟,并且要求24小时不得间断,否则基座无法形成整体,将来高炉就有倒塌的危险,所以对施工整体性的要求相当高。”吴学恒说,为了完成这项艰巨任务,包钢负责基建的队伍和负责生产单位同心协力,采取打歼灭战的方式,组织了1000多职工,170多位机关干部,出动了17台搅拌机,30多台翻斗车,仅用了22个小时就完成了任务,打响了一号高炉建设的“第一炮”。

“高炉炉体的安装是一号高炉建设的第二个难题,高炉73米,需要把7000吨的钢结构一层一层地装上去,每圈钢结构40吨。”吴学恒说,当时国内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也没有大型施工设备吊装设备,这个工程的难度可想而知为了保证高炉主体吊装包钢自行研制了一个40吨的塔式吊车,但是大家觉得40吨的吊车要吊起40吨的构件有困难。于是,为了保证吊装的顺利进行,职工们还采取土洋结合办法,用卷扬机辅助吊车吊装。“这么大的工程量,这么大工作难度,国内没有经验和施工设备的情况下,包钢全体职工在各级领导的带领下,充分发扬敢于拼搏、敢打硬仗的精神,28天就完成了7000吨的钢结构主体吊装。”

“人心齐泰山移,经过全体包钢人坚持不懈的努力,一号高炉于1959年9月26日5点55分正式投产,流出了铁水。当时,正值国庆十周年庆典之际,周恩来总理亲自来为一号高炉出铁剪彩。”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吴学恒的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笑容,“由于大家的努力奋斗,包钢一号高炉提前一年完成建设,为内蒙钢铁事业作出了很大贡献,结束了内蒙不产寸铁的历史。”

“围绕高炉项目还有两项重要的工程建设,一个是黄河水源地建设,一个是500吨炼钢平炉建设。”吴学恒说,黄河水源地是为了保证包钢厂区工业用水,平炉是为了把高炉炼出的铁转化为钢,都是非常重要的基础工程。“包钢需要从黄河建井取水,高炉投产前就必须完成建设。因为黄河取水在水下操作,所以当时面临最大的困难就是建设取水井的问题。经过了工程技术人员和领导们的反复研究,决定利用黄河枯水期,把进水口周围打上围堰,把黄河水挡在围堰的外面,再把里面的水抽出去,在枯水滩里施工。当时咱们包钢没有这方面的专业人才,我们从武汉长江大桥局、上海专门搞地下水建筑的工程公司、解放军东海舰队等单位请来了专家,共同来完成这个工程。”

吴学恒回忆说,为了赶在高炉投产前完成水源地建设,包钢派了3000多人投入这个项目,长江大桥局派来100多艘改造成可以抽沙石的挖泥船,经过全体施工人员共同努力保证了工程的按时完成。“1958年,包头下了一场大暴雨,当时我们全体人员与洪水奋战了30多小时,终于保住了工程,按时完成了任务,还营救了当地被洪水淹了的400多位老乡。朱德副主席曾来视察过这个工程,并且为这个工程题词‘鼓足干劲,加强协作,提前完成水源地建设’,最后经过大家的努力也实现了朱德副主席的要求。”

“1959年5月份开工建设的‘500吨平炉项目’是‘五一’献礼项目,要求在1960年劳动节投产,也就是说这个项目的绝对工期不足一年。而且建设这个项目的时候国家钢材非常紧缺,需要的钢材不能及时运送来。”吴学恒说,在建设时难度最大的是铸锭吊车的梁,这个梁本身就需要800吨钢材,铆焊时还需要11万颗铆钉、600个钻头,这些在当时的国内都是非常稀缺的。“为了支持包钢生产,李质市长亲自在炼钢厂召开了现场动员大会,动员全市力量支援包钢建设,市五金公司‘翻箱倒柜’倾其所有,一机厂的厂长下令停止车间内其他工作,全力为包钢生产铆钉,可以说为了凑够生产原料,全市人民都行动起来了。”材料备齐后,几千名包钢工人冒着铆焊时的高温抢时间,最后只用了20天就完成了生产任务,在5月1号早上4点完成了铆焊工作,保证了平炉顺利“出钢”。

“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无论是建厂时期,还是生产时期,每一次遇到急难险重的任务,全体包钢人都会团结一致,发扬艰苦奋斗精神,卯足干劲,攻克难题。”吴学恒说,“文革”时期,包钢的建设生产虽然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但轨梁厂、无缝钢管厂和三号高炉却是在这一时期动工兴建并完成投产和生产的。

“轨梁厂是由于1960年中苏关系恶化、苏联撤走专家以后,加上国家经济困难而停建了。1966年中苏关系缓和以后,这个项目就开始接着干。”吴学恒说,当时苏联的设备都比较粗糙、毛病很多,针对这个问题厂里组织了5000人进行设备修配改,自力更生,完全靠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智慧和力量把设备安装起来。“这个项目1968年12月正式生产出钢轨,当时国家已经开始大规模建设铁路,轨梁厂生产的钢轨正是国家急需的。”

“无缝钢管厂是1968年8月开始建设的,这个项目工程量很大,工期要求是1030天,工程要求是要安装5600吨的设备,所以也是采取了组织大会战的形式,组织了3000多名职工,我们自力更生最终抢下这个项目,于1971年党的生日时建成投产。”吴学恒表示,无缝钢管厂是钢铁成材的最后一个项目,它的建成投产弥补了包钢生产技术上的缺失,使包钢形成了完整的生产体系,对自治区和国家都有很大的贡献。

回忆起包钢的建设过程,一直在生产建设单位工作的吴学恒十分感慨,他说包钢的建设离不开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乌兰夫同志曾亲自给四个省委书记写信并派人去求援),同时也离不开全体包钢人的共同努力。无论面对怎样艰苦的环境和条件,包钢人都会团结一致、共度难关。“所以,我理解的包钢精神就是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坚韧不拔。包钢若是没有这个精神,就不会战胜那么多困难,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希望年轻的包钢人继续发扬这种精神,让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坚韧不拔的包钢精神代代相传。”